佳工机电网 在线工博会 注册 登录 手机版 English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关键字  
  选择展区 >>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培训/工业设计展区 >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展厅 > 新闻 > 正文 产品 会展 人才 帮助 | 注册 登录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
 按行业筛选
 按产品筛选
本产品全部新闻


e展厅 服务项目 视频 新闻 技术文章 企业库 下载/样本 求购/论坛
  市场动态 | 技术动态 | 企业新闻 | 图片新闻 | 新闻评论 佳工网行业新闻--给您更宽的视角 发表企业新闻 投稿 
“中国制造”身陷知识产权困局
http://cn.newmaker.com 1/17/2004 9:19:00 AM  中国高新技术企业
欢迎访问e展厅
展厅
6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展厅
专利/知识产权, 商标注册与保护, ...
东亚各经济体的奇迹建立在浮沙之上,没有技术创新的支撑,很快就要出问题 —— 保罗·克鲁格曼

上篇: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从传统的服装、鞋帽、玩具、五金,到创新的家电、电脑、手机、软件,打着“中国制造”的各类产品漂洋过海,走向世界的每个角落。权威统计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钢锭、化纤、摩托车、洗衣机、冰箱、空调、彩电、电脑、手机生产国。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美国、日本、德国,中国正在成为“全球制造中心”已是不争的事实。

但同样不争的事实是,中国正成为制造强国以知识产权为武器激烈狙击的对象:

2003年1月,思科起诉华为,称华为涉嫌盗用、抄袭了思科拥有知识产权的文件和资料并侵犯思科的其他多项专利

2003年2月,北汽福田公司生产的农用拖拉机和割草机因涉嫌侵犯美国公司专利被提起“337调查”;

2003年3月,美国辉瑞公司以侵犯伟哥专利为由申请对包括7家中国公司在内的15家企业进行调查;

2003年5月,美国一电池公司指控南孚等24家企业对其无汞电池侵权,要求进行“337调查”;

还有:“雅马哈诉港田”侵犯商标权;“丰田诉吉利”侵犯商标权;“本田诉力帆”侵犯摩托车商标权;日本拟对中国数码相机企业征收专利费……

仅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统计:今年以来受理的涉外知识产权诉讼案就有30多件,占受理知识产权诉讼总量的11.7%,去年同期这一比例仅为3.4%,而往年累计也不超过3%。而已诉讼的还只是知识产权纠纷浮出水面的部分。据报道,仅加入世贸以来我国企业因知识产权纠纷引发的经济赔偿累计超过10亿美元。至今影响最大的案例是“DVD专利联合许可”系列纠纷,我国的DVD厂商为此支付日、美、欧企业结盟的“6C”、“3C”等30多亿元人民币,还将继续支付数百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对中国制造至关重要的两大核心技术标准,又遭遇了知识产权列强的围追堵截:

被业界认为可洗雪 DVD“6C”胯下之辱的中国标准EVD刚面世半个月,日本东芝与NEC提出的下一代DVD标准“HDDVD”就获得国际“DVD论坛”支持,被确定为新的通用标准。两巨头在下一代DVD标准中已取得首回合胜利,这将使国产EVD标准获国际认可更为任重道远。

具有万亿产业价值的3G中国标准TD-SCDMA,这一年里也是提心吊胆,两大对手高管轮番造访中国施压,并对中国标准之合作伙伴软硬兼施,致使TD-SCDMA研发进展缓慢。

遭遇狙击是你的荣幸

值得注意的是,在 “知识产权狙击战”中,首当其冲的,正是我国成长性好、竞争力强的高科技企业。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几乎尽在制造强国手中,甚至连拉链这样的低端产业亦是如此。但许多低端产业,人家并不在乎,所以甚少受到知识产权的困扰。可是,当我们真正成为他们对手的时候,威胁到他们利益的时候,我们就要领教知识产权保护产权人的厉害。选择家用电器、通讯设备产业挥舞知识产权大棒,是我们企业竞争力提高所形成的威胁。这么来看,受到此番狙击,多少还可感荣幸!

我们很多企业很难进入有很高壁垒的核心技术领域,只有利用产品组装和集成的模式来求得生存。当大家蜂拥而上时,该行业的投资就会迅速增加,然而很快就会伴随着激烈的竞争,甚至出现了投资过剩,产能过剩的局面。如低端台式机,低端手机等。这使得该行业的企业盈利性下降。要继续在这个行业中“活”下去,少数具有一定创新能力的企业只有寻求核心技术的突破,以期获得竞争优势以及超额利润。而这很容易使我们同原先拥有知识产权,标准话语权的国外企业集团发生利益冲突。

遥想10年之前,还是日、韩企业在挨美国的知识产权大棒。现在,我们终于“上了档次”,可以跟日、韩、美、欧企业玩“知识产权”了。

还是有些英雄气短

有决战的勇气,但看看实力,却有些气短。

我国科技企业研发能力偏低,本身并不具备主导能力,自己的命脉把握在别人的手中,甚至“人家一打喷嚏,我们就感冒”。在这种境况下,所能创造的附加价值很有限。我国的科技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程度越深,其核心技术缺乏的劣势就越明显。

我国许多科技企业的产业升级,事实上并非向上游发展的“垂直升级”,而是水平方向的多元化。随着市场的变动,不断的寻找下一个产业,以同级的技术来切入。我国的家电企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们由单一类家电企业发展壮大之后都开始进入其它家电门类,本来是想把这些新产品作为自己发展的新的增长点,但是在进入新的产品市场时都遇到了与原来产品同样的市场境况。这种多元化看起来是在突围,实际上却又被这些产业所包围,无异于作茧自缚而难以自拔。

“长气”要诀

之一:营造良好投融资环境催生创新

我国政府在支持高新技术创新上可谓“呕心沥血”,每年拨付巨额的投资,甚少吝惜,但收效并不能让人满意。例如:2000年中国高新技术产业产值的55%、申请发明专利的2/3、出口创汇的80%是外商企业实现的;科技人才最密集的中关村地区拥有我国两院院士总数的36%、数百家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和约30万在校大学生,但至今仍未孕育出一家世界一流的高新技术企业。

也许以发达国家风险投资的发展就可以说明一些问题。风险投资的发展有利于具有高风险高收益典型特征的信息技术产业的创新与发展,而许多发达国家风险投资的诞生与发展并不是政府直接参与和组织的结果,而是政府通过立法营造出良好环境后靠市场内生力量造就的。

完善的资本市场也对科技产业的资源配置起到关键作用。以美国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股票估值为例,其价值取向无疑有利于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从而驱动产业内公司对技术创新的追逐。从(图1)可以看出,随着行业技术密集程度的提高,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也呈上升趋势。


之二:打造完整产业链壮大同盟

对核心技术的追求一方面是产业发展积累到一个临界点的产物,另一方面,新的技术和标准的发展,需要一个产业群或完整的产业链的支持。能够集中优势资源的产业群,完整健康的产业链是创新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关键。因为产业升级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如果不能集中产业内的资源,技术创新就难以持续地出现并获得成功。相反,如果政府部门能够通过无形的手,形成相对集中的产业群,则能够集中当地优势资源,为技术创新提供成熟的环境与动力。

据了解,不久前大唐TD-SCDMA产业联盟增添新军,5家具有代表性的手机厂商加入该联盟,并且还有10余家手机厂商有投靠意向。另外,国内最大的通信软件提供商亚信科技日前也正式加入TD-SCDMA技术论坛,亚信的加入使该论坛的结构更加完整,TD-SCDMA也由此再据中国3G标准主动权。


之三:政府要力挺自己的标准

虽然产业发展靠的是市场,但标准的权威性和强制性,却离不开“市长”。不管是通过审批程序,还是扩大市场影响,最终到形成产业链,政府对技术标准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可以说,只有政府力挺,中国标准才能硬。

比如EVD能有今天,政府的态度至关重要。有消息称,EVD成为国家标准的所有工作步骤都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中国已把EVD作为国际标准的提案正式提交,虽然EVD能不能成为国际标准很难说,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新的光盘系统国际标准还没有制定之前,中国已经先发制人,率先开口说话,扭转了以前的被动局面。有观点认为,只要EVD一旦成为国家标准,跨国巨头要进入中国市场就必须采用中国的标准。

在TD-SCDMA问题上,政府态度更是决定了其在未来3G产业中的地位和前途。在8月底举行的TD-SCDMA国际峰会上,多位政府官员异口同声地表示要“一如既往”地支持这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除了政策支持外,为促进TD-SCDMA的产业化进程,政府在今年投入7亿元巨额资金的基础上,以后两年还继续投资支持。同时,政府呼吁有志于TD-SCDMA产业的国内外企业尽快联合起来,放眼长远,齐心协力推进该产业的健康发展。在这一利好消息的驱动下,不仅国内厂商联盟迅速壮大,国际电信制造商也纷至沓来,投怀送抱。摩托罗拉“将考虑生产中国技术标准TD-SCDMA的3G手机”的宣言代表了众多洋巨头的心声,诺基亚、爱立信等纷纷傍向了TD-SCDMA阵营。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反复提到EVD和TD-SCDMA,确实因为我们可以与“列强”争战的资本还太少。不过,在这种问题上实在没必要义气用事:没实力,就先老老实实做着代工的活儿;有实力了,对不起,我们要决战一下。但可以肯定的是,现阶段我们的突破还应该是选择性的突破,要跟对手学习:坚持实事求是,惟利是图。

什么是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产权,它是指智力创造性劳动取得的成果,并且是由智力劳动者对其成果依法享有的一种权利。

这种权利被称为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也称之为精神权利和经济权利。所谓人身权利,是指权利同取得智力成果的人的人身不可分离,是人身关系在法律上的反映。例如,作者在其作品上署名的权利,或对其作品的发表权、修改权等等,即为精神权利;所谓财产权是指智力成果被法律承认以后,权利人可利用这些智力成果取得报酬或者得到奖励的权利,这种权利也称之为经济权利。

知识产权的对象是人的心智,人的智力的创造,属于“智力成果权”,它是指在科学、技术、文化、艺术领域从事一切智力活动而创造的精神财富依法所享有的权利。

根据1967年7月14日在斯德哥尔摩签订的《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第二条第八款的规定,知识产权包括以下一些权利:对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享有的权利;对演出、录音、录像和广播享有的权利;对人类一切活动领域的发明享有的权利;对科学发现享有的权利;对工业品外观设计享有的权利;对商标、服务标记、商业名称和标志享有的权利;对制止不正当竞争享有的权利;以及在工业、科学、文学或艺术领域里一切智力活动所创造的成果享有的权利。

传统的知识产权是专利权、商标权和版权的总和,由于当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不断创造出高新技术的智力成果又给知识产权带来了一系列新的保护客体,因此传统的知识产权内容也在不断扩展。

下篇:中国创造打响突围战

近日,在华盛顿召开的全球技术大会上,英特尔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安迪·格罗夫忧心忡忡的说:“目前,美国在一些核心技术领域上的优势岌岌可危,这必将威胁到美国经济的复苏和增长。”

逃避不是办法

有人说,国内硬件企业是“组装式生存”,软件企业是“外挂式生存”,国内的PC厂商是为微软和因特尔打工,软件也不再敢于对微软和IBM说“不”,中国的IT产业“智商高了,情商低了,皮肉多了,骨头少了”,于是人们大声高呼,“中国的IT产业不要做软体动物,给产业一副脊梁”。

能这样刺痛我们神经的话很“过瘾”,感叹之余却让我们深感不安。IT行业是我国与国际经济接轨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国际巨头们牢牢的把持着产业链条的高端,就连不少在国内风光一时的著名IT公司,实质上却只不过操作着将别人的技术包装之后、加价卖出的买卖,充当着 “搬运工”和“装配工”的角色。

目前在国际IT市场上翻云覆雨的几个巨头,除IBM、HP是典型的历史悠久的企业、Intel公司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末外,其他大多数都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期。而同一时期,中国IT企业也开始起步。中国IT产业发展并没有输在时间上,这样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中国IT企业没有核心技术。

相当多的人甚至认为现在国内还不到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和核心产业的时候,现在我们还应该“踏踏实实做代工”,否则必然“欲速则不达”。

但“搬运工”和“装配工”之路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继续向前,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个揪心的现实——卖电脑的不如卖白菜的!我国计算机行业的利润率只有2-3%,还不到国外一家系统芯片公司24.8%的利润率的零头。在没有核心技术、产能过剩、产品积压,产品趋同化的情况下,留给IT企业的唯一选择就只有价格“杀手锏”这一招了。当一轮又一轮“价格战”打下来,自己的利润也被一刀一刀削平。

据统计,2002年我国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完成销售收入13423亿元,比2001年增长20%;实现利润总额576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6%,且销售利润率只有4.29%,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6个百分点,利润率降到1995年以来的最低点。53个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中,企业利润率也一直呈下降趋势,去年仅为5.2%。

海尔负责人张瑞敏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增长不等于发展,有利润的增长才叫发展。在核心技术缺位的销售收入增长中,我们产业和企业真的发展了吗?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核心技术的产业,当高额的利润被掌握核心技术的国外上游企业所夺走,自己光做品牌和市场,究竟能做多大?底气又有多足?

虽然我国科技企业与国外著名跨国公司相比,技术积累基础有极大的差距;又加上技术变革周期短,更新速度快,面对双重困难。但缺乏自主的核心技术,便失去行业和企业发展的主动权。中国科技企业只有不退却,不放弃,才能在各自选择的特定技术领域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优势。

核心技术当然可能追

九十年代之前韩国三星公司是干什么的,也许很少有人知道,而现在连以技术横行天下的索尼CEO每周都要研究一次有关三星的报告。在仅仅十多年的时间里,三星依靠在半导体、通讯以及数字集成等核心技术上的突破,坐上了存储芯片、TFT-LCD、CDMA手机、显示器等高端产品的全球老大位置。

按理说,韩国在IT产业上起步并不比中国早,但对核心技术的重视却远胜过我们。我国每年将销售额的10%作为科研投入的企业很少见,而韩国IT企业每年用于技术研发的费用占销售额的比重平均就达15%,其中移动通信企业的研发费用更高达34%。这样大规模的投入保证了韩国信息产业紧跟国际顶尖技术潮流。

在核心技术上,我们起晚了,但我们的机会还在。在很多传统产业,如汽车、飞机,其技术的继承性很强,我们跟在后面发展,没有什么优势可言。而在高科技领域,例如IT产业,技术的继承性很弱,技术革新日新月异,技术的突变性给了后来者提供了很多赶超“先贤”的机会。例如在3G、IPv6、数字电视等方面,机遇赋予了我国和强国重新起跑的良机。

现在,我们已经初步拥有了自己的各方面积累,虽然还比较弱、但是已经可以有所作为。除抓住产业升级的新机遇外,国内企业在对国内需求的理解程度和对市场心态的把握程度都占有先天的优势,特别在针对性开发上,完全可以创造出我们的核心技术。

在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时,我们还必须调整以跟踪和模仿为主的发展思路,如果我们仅仅跟踪国外的技术,很难在这种基础上形成自己的专利;如果一味地在这种技术基础上发展产业,就会在专利问题上和跨国公司产生诸多法律纠纷。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不会把自己拥有的核心技术轻易转移给其它国家和地区。所以,要突破核心技术难关,自主创新很重要。

中国企业也要“吃肉”

由于核心技术导致"人家吃肉,我们喝汤"的夙命,成为了我国科技企业最深切的痛。经过长时间的暗暗发力之后,终于有国内企业站出来公然向这种夙命宣战。

自主创新突重围

1991年,卖国外小交换机的华为公司决意开发当时还属尖端技术的数字程控交换机,想填补程控交换机市场的国产空白。而在技术专利上,跨国公司个个堪称巨人,几乎每家都把持着某一方面的技术专利。没有技术专利,就必须支付昂贵的专利费,产品就难有竞争力。认识到这一点,华为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技术突围之路。华为不仅要能“中国制造”、而且更要有“中国专利”。

1994年,在北京国际通信展览会上,终于有了自己技术专利的华为特意把展台建在国外展区,让自己程控交换机的产品、专利、商标亮相于跨国公司眼前。当时的一位国家领导人参观后高兴地说:“在外国展区升起一面五星红旗,华为做了一件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事情。”

从那以后,华为在技术特别是核心技术上的投入不断加大,专利申请一直保持超过100%的年增长率。2002年,华为的研发投入近30亿元,仅用于专利申请的费用就超过1000万元。

跨国收购取技术

2001年9月19日,华立控股(美国)公司正式收购飞利浦集团所属的在美国SANJOSE的CDMA手机芯片设计及手机整体解决方案设计部门(包括在美国达拉斯和加拿大温哥华的分部),飞利浦将相关的设备、资产和手机参考设计所涉及的知识产权全部转让给华立。此外,华立还获得飞利浦半导体开发的CDMA协议软件的独家授权。从而使华立集团率先成为国内完整掌握IT产业中核心技术的企业。

华立在美国高通公司牢牢把持的CDMA上游技术解决方案的防线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成为了中国CDMA市场的新玩家。华立的入局,客观上造成了一种鲶鱼效应,给CDMA市场带来了更多的动力。国内CDMA手机生产商在寻求技术解决方案时,除高通之外又多了一个选择。

在电信行业产业链中,做手机芯片是主导厂商的行为,国内公司做CDMA以引进机型为主,对飞利浦CDMA的收购不仅仅让华立绕开了高通的技术垄断,同时,华立自身也变成了核心垄断技术的持有者。华立取得飞利浦半导体的核心技术,不仅对华立来说是一次跨越,对中国所有的手机制造厂商来说也是长足进步。

专精特上下功夫

嵌入式CPU对半导体生产工艺的要求较低,多数不必采用最先进、昂贵的半导体工艺,能充分发挥我国现有的半导体生产能力;而且,信息设备种类众多,大公司很难垄断。方舟科技公司是一家由留学生创办的企业,目前,已经研制出“方舟一号”、“方舟二号”和“方舟三号”CPU。“方舟” CPU已达到目前国际先进的嵌入式微处理器产品的水平。“方舟”CPU的研制成功,是国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PU产品在技术上重大突破。

“方舟一号”CPU已经由若干国内一流的IT企业推广到教育、金融、税务等行业,成为国内第一块嵌入式CPU。在今年四月举行的北京市网络计算机(NC)首次公开招标中,要求使用“400MHz主频中国芯”。方舟科技公司是目前唯一满足这一性能和批量化生产要求的企业,招标中所有3500台NC全部基于“方舟” CPU。

嵌入式CPU有着比PC机上的通用CPU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从DVD机到手机,从PDA到高清晰度电视,从路由器到机顶盒,嵌入式CPU的应用产品领域极为丰富。方舟科技公司在“专精特”上下功夫,例如:为适应税控市场,他们精心打造出了符合最新国家标准的应用产品解决方案,使税控机厂商大幅度地降低产品的研发周期和上市时间。

联盟合力共发展

2002年10月30日,大唐电信、普天信息产业集团、中国电子、中兴通讯、华为、南方高科、华立集团、联想等8家企业结成了TD-SCDMA产业联盟,共同开发推进中国3G标准的产业化。

TD-SCDMA产业联盟覆盖了从系统设备到终端的相对完整产业链,产业链的雏形初现,在产业化推进上获得了重大突破。大唐及其他联盟发起人在TD-SCDMA知识产权方面做出了重大承诺:TD-SCDMA技术专利在联盟内部许可使用;联盟发起人将注入必要资源,保证TD-SCDMA标准及产品的研发、生产、制造等方面顺利开展。

虽然八家企业在 TD-SCDMA 产业的发展上起步不同,各自的进展以及所拥有的知识产权数量也不一样,但是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随着各自投入的增加以及各自独特优势的发挥,这八家企业对整个 TD-SCDMA 的知识产权会产生巨大的贡献。相互间许可的方式,会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也促使更多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的产生。

在经历“美国制造”、“日本制造”时代后,“中国制造”时代的到来就目前情形来看并不乐观。走以前“广种薄收”的老路,不但实现不了“中国创造”的优势,就连已经基础雄厚的“中国制造”优势也迟早要失去。仅仅是制造而没有创新,制造就没有生命力。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不安起来,不甘心做别人的“装卸工”和“装配工”,他们举起了核心技术的利剑,打响了“中国创造”的突围之战。

发表评论】【新闻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更多有关专利申请/商标注册的新闻:
查看与本新闻相关目录:
·服务/培训/工业设计展区 >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展厅 >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新闻

对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 有何见解?请到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论坛 畅所欲言吧!





网站简介 | 高级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English | Showsbee | 会员登录  
© 1999-2018 newmaker.com. 佳工机电网·嘉工科技